艾琳

高三

【情人节雷卡糖罐24h】不朽

前话:苦糖,相当短小,雷狮第一人称,含幼年描写,灵感来源《理想国》终章,捧吹柏拉图老师



我是从一片狼藉中醒来,断头台血河肆流,忠诚的卫士们等候我的指令。

我不再存活或是消亡,红袍尤为沉重,面前的法官手执圣裁。天上地下是四个洞口,飞升天堂的灵魂胸前挂着裁决书,将入地狱的灵魂脚戴镣铐。雷皇室祖辈的灵魂在地狱口叫嚣,我看见我的先祖狰狞着嘴脸,几乎立即受到了制裁。正是无心悔改,咆哮的野蛮人抓住他们五花大绑,鞭刑伺候。他们在过路人的注视下,穿过荆棘地向业火下跪。

成为特例,就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。
我说少给我谈什么条件,就凭我是雷狮。

法官手一抬,信使臂托一裹白布,我接过怀,微微拨开。是他,我没有再看,若获珍宝地将他往怀中又拥了拥,想着再向前就是青草地了。

我们在草地扎营,卫兵们放下架子三两相拥,与同道的灵魂把酒当歌。随行的其他灵魂讲述各自的一千年,地下打听天上的,天上打听地下的。天堂来的灵魂嘴角满是笑意,地狱来的没说几句就泪水纵横。
有人喝得正兴,问到我,我轻笑几声没怎么说话。是在很久以前他也给我讲过故事,当然,是我们还小的时候。他钟爱书籍,有数不尽的奇思妙想,比如半人半鱼的美丽生物,再比如有一口婉转歌喉的精灵马兽。
那些日子,晚上我会面向漫天星辰躺在野林子里,然后在他的故事中睡去。
到后来皇宫不再安全,他劝我离开,再往后我只记得他哭了,还有一句经久无法忘却的话语。
“大哥,你要真怎么样,我就一个故事也不给你讲了,说到做到。”

那你是没见过,生前的好事死后是十倍赏,罪孽就是十倍罚,一生一次一千年就是十次,要把你剥了皮活吞。地下的悔魂灌了杯酒,说,你看见没,刚才有个人还就因为己心不诚给拖回去游街。
我调过酒瓶灌了几口,笑道那是他们活该。
当年我是为了一个姑娘入狱。一个男人给我倒了杯新酒,自己一口闷掉。哎呀,那时候是爱情冲昏了头脑,就是不知道还有你步我后尘。
我心下疑惑怎么没生他气,到现在都没弄明白,就我这脾气。我垂下双眼,凝视着他。
真是有个金色的日子,他坐在树枝上晃着腿。我用红袍子偷偷带出来一本厚重古书,他看向我的温柔眼神我不会忘。
好吧,说到底,其实还是有一些不太记得。比方说他的眼睛,是钻石蓝,是宝珠蓝,还是孔雀蓝,还是最朴素的海蓝?每每到此,往往没等我多加思考,秋叶就荡着荡着过去。忽的一阵风,裹挟着他稀罕而美丽至极的笑容,吹过他的眸子,淡出一片细碎的天蓝色。
帐篷外的青草声细细沙沙,和着那些日子的树声,弄得我怪烦躁的。

离开草地三四天后,彩斓光带从天而下,必然性的纺锤再上是天空之链的末端。宇宙的无数纺线在旋转,形态各异的海妖守护着每个星球。
我们来到三位女神面前,先知在讲坛上撒下命运的签卡。灵魂们一个个按照顺序前去挑选自己的命运,这让我(作为一个旁观者)生起了兴趣。我见着一个女巫毫不犹豫地择就了最为荣华富贵的妇人生活,又为自己的冲动追悔莫及。尔后还更有意思,我的血液叫嚣着要嘲笑弱者,实际上我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从雷王星皇室篡位,到后来更朝换代,弱者这个词语不再单纯。很早的时候我对他说过,看见弱鸡就要踩,看到机会就要上,这个道理眼下同样作效。
回头看看吧!这个时代无数人选择了欺骗,或者是背叛或者是尔虞我诈,各种手段的数不胜数。荒诞的时政,一旦无人站出来声讨就所脆皮鸡混乱,纸醉金迷招揽妓女就是为人准则。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破开皇族的控制,最后却仍落得比上皇位的下场。
之后自然是输得头破血流,他为了我惨遭凌迟,最终在我面前了却一生。
是他从小备受欺凌,性情隐忍不露,寡言孤独。也是他在朝臣面前亮出自己的獠牙,他那样勇敢而温柔,他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聪明。
有时我就想他真明亮啊,好像那些夜海里的星星。

挑选签卡后我们走过炙热的不毛之地,去到遗忘平原。我和大多数灵魂一样跪下来舀取忘川水,可这次我花的时间尤其长。等到夜神的歌声下灵魂纷纷入眠,我独自坐在忘川边,抚平他身上每一处伤痕。他就像柔软的裸白艺术品,而我长年手持兵器结成的茧带给我酥麻麻的喜悦。
“说白了我就是不死不活,也要把你糅碎在我的骨子里。”
我失了耐心,粗暴地将忘川水灌进自己的嘴里,缓慢咽下半口,直到体会到它的甜润和清新,又俯下身,探开他的贝齿送进去另一半。
“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,卡米尔。”

下辈子你就算忘了我,我也会想方设法得到你:你是海豚,我就是滔天巨浪;你是雨水,我就是雷鸣电闪;你要变成一个与我毫不相识的人,我会让你和我重来千遍万遍。
然后,永远成为我的猎物。

午夜时分,那些灵魂跟着了魔般起身。他们站得又高又挺,双眼恍惚,在山崩地裂下转入不同的方向。投生时刻,地震和暴风雨一同袭来,尖锐的石块塌陷,水流激荡,都像终结。
惩罚和报复就是这样,此外还存在同样大的幸福!我在狂风骤雨中放声大笑,早就预料到无法相见,才会为了一生难求的重逢不惜一切!
卡米尔,是你照亮了这条道路。你知道吗?我拒绝回忆你我的过去种种,尤其是伤痛;我挺后悔小瞧了你,自始至终把你护做弟弟,反倒耽误了你。
现在我命令你回来,凭我是你大哥。

......
我苏醒在断头台边,外边的阳光和熙。
空气中尘埃未尽,如果我可以把头泡进水里,说不定还能做个清醒梦。可是我还是站起来,甩开身上散落的麻绳,推开经年失修的檀木大门。
不太适应教堂外强烈的光线,我的眼睛眯起来,脚腕略有些僵硬,不慎磕碰上一块尖锐的东西。一个外貌小上我几岁的男孩子小步跑来,迅速捡起它。他有着细碎柔软的黑发和蓝色双眼,皮肤白白的,那身脏衣服像我在哪见过。
我一下子抓住他的手。那是一枚鸽胸针,有锈痕,时间估计是长远了。对方想要挣脱,双眼直直瞪视我,还蒙着水雾。
回忆似浪潮翻涌直上,那个三音节的名字抵在我的唇口:卡米尔,卡米尔,卡米尔。听好,我改变主意了。不要你做猎物,我要你做我的情人。只属于我雷狮的。
“卡米尔。”履行吧,是该讲故事的时候了。

fin

嘿嘿,下一棒 @霜天七实月

评论(6)
热度(124)

© 艾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