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琳

高三

【春节雷卡糖罐24h】冲上云霄

前话:未来向,研发部门雷x机器人卡,是糖,短时间剪影爽文,扩充酝酿中

 

机器人学三大法则

一、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,或因不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。

二、除非违背第一法则,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。

三、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的情况下,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。

 

1→

“哈哈,好!总而言之,只要大家齐心协力,就一定能建成伟大的机械都会!一切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语毕,讲台上的胖教授推了响铃,台下听众纷纷收拾起身。夜间离场的人流如涌,佩利花了好大功夫才找着雷狮,跟进他的步速。

佩利犹豫着开口。“老大,上头的水还很深,你还是别——”

“有话直说。”

佩利见状便没再废话,“老大,丹尼尔总司想跟你谈谈,明天。”

雷狮语气异常平和。“跟他说我没空。”

佩利急了,又加了几步跟过雷狮,“我总不能看着你送死吧老大!”

没想对方鞋尖一转,一双危险的紫眸子直直活来,叫佩利半秒钟就识趣地闭了嘴。

“够了,佩利。”雷狮的眼神混在黑暮中辨不清楚。“就到这里。”

2→

雷狮没有去本家研发部门,径直踏向一处工厂废墟。抵达时有个男孩模样的人机正在修理光缆,此刻刚从钢管底部探出身子。明明只是废墟掩埋下的一间暗室,可里边置布的电子脑显像板等,其水准甚至是专业科研机构未曾拥有的。

至于为什么如此高端的暗室会尘蒙旧积,谁都给不出确切答案。不过倒有近似值,那就是人类与机器人正面临着和解或超越的关系危机。

“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男孩检查过电缆情况,背上包,攀上废墟天梯。梯子锈迹斑斑,承重下难受地吱呀呀好一会儿。雷狮点头默许,套正大衣也跟了上去。

“卡米尔。我不在的时候,还正常吗?”雷狮问。

“是的,大哥。今天我们要去采集些L型管,最普通的那种。”卡米尔作答,语气毫无起伏(您愿意的话,也可以叫他094号人机,或者就叫男孩儿)。

“我在问你的身体情况。还有,你忘了冷子管。”

雷狮加以补充,略有些挑逗卡米尔的意味,卡米尔什么也没有说。

两人爬到了头,地面真不算远。一片漆黑的夜晚,几团不知是云还是化工气雾的玩意儿浮在高空,景观诡异过分。然而对于他们来说,黑暗就是安全。

“卡米尔。你要好起来。”雷狮揉了把男孩的黑发,头皮的微暖传感至指段。

“好的,大哥。”

得到僵硬的回复,雷狮笑得很勉强,“就明晚。卡米尔。”不多时横起眼,保证一贯作风。

利落、讽刺和绝对冰冷,不择手段达到最终目的。

3→

翌日雷狮见过了丹尼尔,总结来说一共只有四句话有用。

雷狮先生,你要小心被我扔进监牢。你有本事可以试试。你是研发部门的总监!那代表我就要服从你吗?

谈话自然是不欢而散。整整一个下午,佩利连雷狮的正脸都不敢瞅。根本没有用,明明谁也无法战胜他的野心,但是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周身低压得厉害。

佩利绝望,多亏新手帕洛斯前来与他交班。他临行时,不自觉地回看了自己老大一眼。

可惜他还是走了。帕洛斯很随意地落座,在旋转椅上轮啊轮,轮到第四圈整电脑开机。可怕的缄默一直保持到帕洛斯第一句话,“雷狮老大,你知道三大法则是有漏洞的。”

雷狮的脸色骤变,帕洛斯的轻笑声像烙铁一般膈上他的心脏。人类建设大都会所造成的辐射会严重影响旧版电子脑中枢。他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卡米尔,自己早在两年前救下的人机,他的头发,他的眼睛,他的指甲,他的膝盖他的脚尖,正在逐步地失去知觉。非常时刻,帕洛斯悠闲地扳起了指头。

“第三法则说,在不违背第一法则及第二法则的情况下,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。那么第一法则呢?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。”

雷狮竭力保持平静,“你想说什么,帕洛斯。”

“别激动嘛。假如一个机器人正走向险境,并了解这个危险,第三法则所自动产生的电位便会令他回头。但假设你命令他走入险境,这样一来,第二法则产生一个高于前者的反向电位,机器人便会冒着自身的危险服从命令。”

雷狮猛地起身,眼神足以将泥板激穿。帕洛斯还是一副自在的模样,微微勾着嘴角,似乎在等对方说些什么。还没有等到机会,电灯啪地熄灭,整层楼陷入了黑暗。

“雷狮老大,看来你已经懂了。希望你不要以身涉险。”

“我就想你一直在等什么,”雷狮虚起双睫,用杀人的目光俯视他。“你想要我的命。”

“是整个社会都想要那个机器人的命!雷狮,别忘了你的右臂。”

留给帕洛斯的是一串摔门造成的残响。

4→

严格来说雷狮并不是完全的man。man就是,body的,被杀就会over的那种。不过human还是算的,比卡米尔的地位要高,高得多。

两年前是不同的世界,现在雷狮想起来都有些恍惚,就像不清白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些啥。不过就某些情况而言是相似的,比如卡米尔那种型号的初代人机不受待见,人们为了追求娱乐,更倾心于拳击机器人,古罗马斗角场。

那些事情,油嘴滑舌的人自然能说得头头是道,让听众不知不觉沉醉其中,仿佛真的是一场伟大的演讲。

然后那时,雷狮将脏兮兮的机器人带回研究所,极端分子打断他的右臂。那之后两人同伴至今,可卡米尔对雷狮以外的人来讲是个陌生。

雷狮的谜题太多-见过他的人都这么讲,我憎恨人但我爱你-这是卡米尔存储盘里仅仅保有的小秘密。

5↑

废墟里并没有卡米尔的影子。雷狮猜想他可能正充电,然而充电床上也没有。最终雷狮是在非常隐蔽的一隅找着他的,时下卡米尔蜷缩着,身上蹭满了灰尘,没有要苏醒的迹象。

“卡米尔!我会带你走的,就现在,别他妈的给我闹着玩儿了!”雷狮抱起卡米尔,贴近他,贴紧他,换来的是讽刺的寂静。地上传来特警的人声,皮靴的乱步声,雷狮仍然没有放手。

很久脚步远了,卡米尔非常缓慢地睁开眼。期间有些卡顿,但还过得去。彻底清醒后,这个男孩第一时间抓住了雷狮的袖,没有任何逻辑趋向的动作。

“卡米尔,卡米尔,卡米尔......”

雷狮紧紧闭眼,呼吸急促,左手手指绕过怀中人的弧度探到另一只手,那只手的主要成分是铁。

两人不远处停着一架自制飞行舰。无法核载重物,无法摧毁建筑,却有足够的生死时速。

“大哥。”卡米尔轻轻闭眼,双手摸上雷狮的后背。被发现,被拘留,不,他们需要高飞。

——

巨响!

“耶和华!”一名特警直指飞行舰的闪灯,拔枪扫射。一时间枪弹如雨,然而它已远升。

雷狮手动驾驶,机身的震颤中,他看见透过漆黑的褶皱,一种灯光穿越缺口倾泻而下,共鸣声音盖过机枪的嘈嚷,就好像全世界都是全息的,那些警察后一秒就化作了青烟。

不过在内心深处雷狮认为未来是光明的......另一种黑暗的光明......人类与human与机器不再区别的绝对消融状态。到那时三者都会熔化,成为静物,在某一个现下不存在的时间里共处。

被自己模糊的想法所震撼到,雷狮直对上身边卡米尔的眼睛。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,足够像人,足够机器,镜像处理过后可能会——管他妈的,我雷狮认清楚就行了。

高空地区,二人相依靠着。雷狮笑着想道,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。有雷狮,有卡米尔,有这艘星船,在不可避免的某个维度上——坠入爱河。

fin⚙

碎碎念:lof卡顿耽误整点,万分抱歉

帕帕说的话有取于阿西莫夫老师

艾特下一位老师 @桑梓 



Triumph In The Skies

评论(2)
热度(42)

© 艾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