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琳

高三

【雷卡——Butterfly dream  】

安静的时候看

今天也在下雨呢:

【是和艾琳老师 @艾琳-骨科战士 一起写的!她真的超级棒!】


【题目是亲爱的冰渣@冰原燃烧 想的,非常感谢!】


(1)by雨墨


雨淅淅沥沥,明明已过清明,雨水却还带着些苦味。


是谁在思念谁?


透明的玻璃蝴蝶扇动着翅膀,雨水穿透翅膀滴落在道路上,雨雾朦胧了人们的视线,蝴蝶微弱的幽蓝的光却像是明灯,穿过人海,与许多人擦肩而过,忽高忽低,寻找着,不停落于任何一处。


到底在寻找谁呢?


蝴蝶翩翩飞舞,落在他的指尖。


像是早就预料到,雷狮伸出手的那一刻,蝴蝶落在他的指尖。


“你又来了呢。”蝴蝶缓缓扇动翅膀做出回应,像是亲吻他的发丝,蝴蝶张开翅膀落在他额前的碎发。


雨水滴在雷狮的发丝上,对于他们来说,现在的时间是静止的,即使钟表的指针走动着。


是什么让他们在这一天相遇的呢?


不言而喻的约定,但今天也的确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
雨水浸湿了雷狮手上的花束,勿忘我的花瓣落在地上——或许是已经不需要了吧,还是已经传达了呢?


“你总能我想起一个人——应该是我从未忘过他。”蝴蝶不知何时又回到雷狮的指尖。


“不知他忘了我吗?肯定不会。那家伙可是说过要跟我跟一辈子呢。”


扑闪着翅膀回应,像是帮那个人回应着,还是说在履行着许久以前的诺言呢?


“之后啊,他和我道了别,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。”


或许他回来了。


“今天是他的日子。”


 


不知这雨下了多久,无论雷狮走到何处,蝴蝶总是与他形影不离。


“大哥。”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雷狮回头,却不见身影,只见那蝴蝶停在空中。


幽蓝色的光,曾经形影不离的身影,那几分相似换来几分熟悉。


雷狮邀请蝴蝶和他一起在伞下避雨,像是以前一样。


 


“下雨天不带伞?忘了?”


“大哥,对……”话未说完,雷狮撑着伞走到他的身边,将伞交给他,自己为他系好围巾。


“着凉会很麻烦的。”


 


或许是累了吧,蝴蝶停落在雷狮的肩膀,


要去往哪里呢?漫无目的地走着,从城市到郊区,蜿蜒的,潮湿的泥路,所通往的是什么地方呢?


绽放在坟墓旁的蓝色妖姬啊,在雨中低下了头。雷狮走到坟墓前蹲下,花抬起头,花瓣上的水珠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?分不清,看不透。


“你啊,总是这么让我担心。”花束被放在墓碑前。


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雷狮用手抚摸着刻在墓碑上的字,蝴蝶绕过雷狮的手飞向墓碑,磷粉落在墓碑上,蝴蝶也停在墓碑上。


风起,雨落,蓝色的,紫色的花瓣随着风飘落,忽高忽低,忽散忽聚


终还是各往其处,散了,别了,随时间淡忘了,消失了。


分别的人啊,思恋又能否传达呢?


思恋着爱的人,那是最温柔的时候。


“该回家了。”雷狮起身,撑伞,又进入一片朦胧。蝴蝶犹豫着,扑闪着翅膀跟上。


“你也要一起走吗?”雷狮转头看向背后的小家伙。


“那就一起来吧。”


“今年的你停留地特别长呢——是为什么呢?”


钟表的齿轮转动着,指针也快到了终点。


 


(2)by艾琳


  很久以前雷狮听一个人说过,真正纯朴的灵魂是会发光的。


  曾经的居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,就连灰尘淤积的地方也不甚相差。空气中弥漫着时间的味道,紧挨着时钟的沙发趴着一只蜘蛛。


  “蜘蛛垂莲叶,烟波传四方。”


  雷狮不是个爱好文学的人,此时却穿戴好坐在床边,对着一杯倒好的水沉沉而语。男孩最爱这首汉诗,从中可以品会到春日的烟燎。


  小雨打在屋外窗,蝴蝶静静地落在玻璃杯檐,像在观望。


  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你要听吗?”


  蝴蝶翕动着透明羽翼,等待雷狮的下文。


  “那好吧。”雷狮笑了,垂下紫兰色的双眸。


  “从前有一对兄弟,他们从远山上折转下来,去了一个神秘叵测的地方。那地方很险,也很诱惑,于是那个哥哥野心勃勃地闯荡,自以为能够称霸天下。


  “弟弟并没有阻拦他,只是一路跟着他的大哥向前走。走啊走,身上有时被雨淋得湿漉漉的,有时布满伤口,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。当哥哥的蛮蠢,其实只要用指尖碰碰就知道他在忍些什么。


  “然后就这样走啊走,走啊走,遇到了一个怪物,那个巨大的怪兽非常厉害,哥哥失败后不肯服输,可是你知道最后结局是什么吗?”


  一直讲得顺畅,毫无预兆地雷狮就顿住了。蝴蝶没有动静,杯中水倒映出它清澈萤萤的色泽。


  “最后一切都不见了,弟弟不见了,哥哥睡着了,怪物倒下了,再然后...嗯...什么也没发生,他们永远分开了。”雷狮吐完最后一个音,就和松了一口气似的往后一躺,寂静。


  雷狮睁着眼看了天花板很一会儿,直到蝴蝶缓缓落在他的额前。他闭上眼睛,右手不自在地攥着前襟,笑了起来。


  “所以我就说吧,也不是什么很好的故事。”


  早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。


  邻居的音乐声已结束,只有雨点滴答地响,寒冷的感觉只让人想到遗忘。


  雷狮没再打理自己,手指阖在自己的双眼之上。渐渐地有了人抽噎的声音,拼命压抑着,没有泪水的影翳。来自灵魂的小雨何时倾临?


  “忘了吧。忘了这个故事。”雷狮低声道,看不清面容,“早就结束了。忘掉吧。”


  蝴蝶没有回应。


  “大哥,这首汉诗叫《春日静坐》,我很喜欢。”红围巾下,男孩的眼光流转,一瞬间让人回想起冬夜的宛蓝流萤。


“蜘蛛垂莲叶,烟波传四方。


  蟏蛸悬不动,篆烟绕竹梁。好美。”


  蟏蛸悬不动,篆烟绕竹梁……



评论
热度(10)
  1. 艾琳今天也在下雨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安静的时候看

© 艾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