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琳

高三

【雷卡】超脱 2

  2:badoctor

  -谢谢喜欢上一章的天使们


  凹凸城无人不知庸医,行踪诡秘神出鬼没,提琴到解剖无不精通。谈及他的真名,却往往无人知晓。雷狮很少带过来患者,大多数是他自己挂花,被开过的止痛片比闻过的机油还多。

 

  走进庸医的地盘,地上散落着一些药棉。蛆虫蠕动,雷狮恼怒地将它们一脚踩扁。四下盘桓着酒精的气味,混合朽木的潮湿味儿。走近些,听得见屋里收音机传来的迪斯科;雷狮都能哼出调调的Two Steps。


  ♪you're just two steps away to turn the night into day♪

 

  曾经的红发护士失踪后,庸医的住处变得更像旅馆而非诊所。

 

  “又是你啊恶党。”庸医的头从里屋探出,半张脸消失在阴影里。雷狮将男孩带过去,朝长椅上一歪。庸医见状也不多说,抽出一双新手套消毒。“在哪伤的?”

 

  “东区。”雷狮翘起二郎腿,眺望着窗外。黎明还有些时候,夜色中的积雨云已渐渐多了。

 

  庸医哦了一声,将男孩的眼皮翻翻,看看牙龈,转身取了些缓和剂。一针下去,男孩总算有了些血色。接下来的工序简单,光学缝合非常轻便:用晶体管反复擦拭,破损的皮下组织已经有恢复的迹象。

 

  过不久,男孩的眼皮耷拉下来,庸医在他昏迷前接住他。

 

  “恶党,金盆洗手吧。”庸医抛去一记眼刀,“是个人类。”

 

  雷狮目光黯淡,自嘲地一笑,“我就知道不该抱有期望。别瞎耗时间,随便弄个地方扔了吧。”

 

  庸医若有所思地看着怀里的小孩。他睡得不够安稳,就算往缓和剂里偷加再多助眠药,也没办法舒缓紧蹙的额眉。身上各式各样的伤痕触目惊心。即便是在这样的时代,有人性的灵魂无法做到束手不顾。

 

  回过话雷狮也没多想,疲惫感吞噬意识,就地在长椅上睡过去。两三点钟的时候迷糊醒过,挂钟咔哒咔哒地响。咔哒咔哒。咔哒咔哒。

 

  闭嘴、闭嘴!

 

  眼前泛滥起花花绿绿的人海,他在穿梭。温热的血液淌在脚下,人们大声尖叫,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。雷狮的右手沾满鲜血,可怕的是它们凭空出现,没有人在攻击,只有他自己。一声又一声枪响,人们狰狞着在地上扭动身体,雷狮竟然破坏了自己的原则。他的眼里本该只有任务。

 

  满口钢牙的电脑人拦住他,拳头砸断他的鼻梁。昏厥过后他的身边人潮涌动,但没人注意到他。改造人,电脑人,唯独只有他一个人类。一个孤独的种族。

 

  闭眼睁眼,周围突然空旷。人们不知道去了何方,此时的他倒在街旁,正前方垮塌的电路板轧着乌发碧眼的男孩。他对他举起枪……“不,住手,不行!”雷狮将自己的左手摁住,双手止不住地抽搐,直到枪落地惊尘。

 

  ——

 

  雷狮惊坐而起时看见窗外停着一只乌鸦。乌鸦身上沾满油污,过不了多久就会窒息而死。这些天来经常会有,海湾原油泄漏,一切越变越糟。

 

  低头看表,凌晨四时半。

 

  雷狮无法平静,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做梦,他心知肚明。两年零五个月十四天,这还是头一回。雷狮知道自己没有过去,既然他没有过去,他就不会在梦境里挣扎,将睡眠贡献给无秩序的世界。

 

  这一切只能说明他在某种程度上苏醒。潜意识就是这样。鬼鬼祟祟,却又在某处细节让你绞尽脑汁。来到往日散心的荒川,远远地看到一个小黑点。就像他在噩梦里见到的一样,十五岁的矮小的男孩,朴素无色像张玻璃纸。

 

  男孩正双膝屈起,坐在斜草坡上注视月亮的倒影。电磁水母向上空遁去,四周散落着锈过的链条。

 

  草动风声,他扭过头与雷狮撞上了视线。他的视线一直非常小心,没人指望从里头找出感情来。不过雷狮并没有惊讶。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谁没狠下心把小孩留了下来,还给他曾经红发护士的暖色系外套里衣穿。庸医的做法真够不容置喙。

 

  “喜欢月亮?”

  

  男孩不动容色,“你是谁?”


  “雷狮。”他不想和人多说,“你看上去不是我们这边的人。你叫什么?”


  “乌拉尔。”


  男孩的声音出奇低沉,有些沙哑。“你为什么救我?我不认识你。”


  “你会知道的。”雷狮轻快得很,“你去东区干什么?那里是‘电脑’的地盘,一台拥有自我意识的木马中枢。无处不在,所以危险,全城人都沦为机器的俘虏。呵,除了我们,没人敢和主人作对。没错吧?帕洛斯。这已经是第几次你偷听我讲话了啊?”

  角落有个人影闪开了,男孩没看清他,“雷狮老大,你迟早要把他撵出去的。”


  “那是老子的事情。现在,滚。”


  又是沉寂,男孩似乎被自己狂放的态度惊住了。“雷狮。你知道更多的事情吗?”

  “关于你的?”雷狮挑眉,“没有。”


  男孩一僵,脸色复杂地别过头去,周身的氛围染满了失落。乳臭未干,不过值得探索。雷狮这么想着,忍俊不禁:“哈。信任是很重要的东西。如果你不把真名告诉我,也就算敌人。”

  “别这样做,”男孩眼中透出恐惧,身体瑟缩陡然两人,“我叫卡米尔。对不起。”


  嗯,这个名字耐听。雷狮笑几声,糙糙卡米尔的黑发。果真不像电脑人那样僵硬,柔软如丝,“你还真是个人类啊。”


  卡米尔向他投来疑惑的眼神。


  “我是不是人?”雷狮好笑,“你认为呢?”


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

  无知,多么纯粹的情绪。富丽堂皇的房间,口味鲜美的浓汁,光洁无瑕的地板都比不上无知。蓬荜生辉的贫民窟,接近竣工的空中花园,红绿灯转换就是一刹那的生灭。雷狮心里其实没有底子,他不知道,他自然也不知道。可事到临头他也只是说,“算了。”雷狮对自己失望透了。还是这样,无论是未知的过去还是将来,他都只能仰仗自己的外壳空得虚荣吗?

 

  “以后别轻易和别人道歉,卡米尔。”雷狮转身就走,“小心一败涂地!”


  卡米尔寸步未动,沉默不语,半晌后才低声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
  然而似乎已经晚了。雷狮在距离他两百米的草坡,准备越过丘头。他一直凝视着他远去的方向,就像在无影灯下,被柳叶刀光包围的灵魂。聪明而不稚嫩,不善言辞却波光粼粼的灵魂。在那消逝之前,雷狮在顶上看了他一眼,向他挥了挥手。


 

  tbc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艾琳 | Powered by LOFTER